新闻资讯
改革开放看嘉兴丨“撬”动绿色发展 全国首推排污权交易
发布时间:2018-12-06

11月14日,在嘉兴经济技术开发区某印染企业任职的小范,拿着企业余额不足的排污额度记录卡赶到嘉兴市排污权储备交易中心,以两倍的价格租赁了5吨COD和1吨氨氮的排污权,有效期两个月。


“今年订单量突然增大,如果不通过临时租赁排污权增加额度,企业排污阀门就会自动关闭,我们只能停产了。”小范说,企业已决定明年再次开展环保设施升级,以减排“换”增产。


看似简单的交易背后,一项嘉兴在全国首创的环境保护制度,其实正在发挥效用。


2007年,中国·浙江嘉兴首届排污权交易论坛上,首批15家企业签订排污权交易合同。


2007年11月10日,全国首家排污权储备交易中心在嘉兴正式挂牌成立,嘉兴在全国率先探索建立排污权交易制度,开启以经济手段治理污染的“嘉兴模式”。排污权租赁和刷卡排污则是在这一制度下,配套推出的有效管理手段。


一项创新 扎进总量控制“袋口”


2007年11月10日,浙江省环保局和嘉兴市政府负责人为排污权交易中心揭牌。


所谓排污权交易,其实就是指自由买卖以排污许可证形式表现的污染物的排放权利。


就如大多数外行人对这个定义“云里雾里”的状况一样,11年前排污权交易制度建立伊始,即便排污权交易主体——众多排污企业,对这项制度也表示很难理解。


“这主要是和当时的环境考核依据有关。”嘉兴市排污权储备交易中心曹艳说,排污权交易制度出台前,对于企业排污的监督主要看污染物“浓度”,“比如企业排放污水,只要污染物浓度不超标,不管他排放多少吨都是算达标排放的。”


“浓度”指标作为依据的短板显而易见。“即使每一个污染源都达到了浓度标准,整个城市的环境质量,也可能因为总量过度排放而严重恶化。”曹艳解释道。


正因如此,从2006年起,总量控制最终以“全国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考核”即总量考核的形式在全国施行。


“这也意味着,企业排污不仅浓度要达标,排污的总量也要有指标。”曹艳说,排污权交易就是针对企业排污总量控制的制度创新。“一个企业每年总共能排多少吨的污水,多少吨的废气,都不能再任性。”


效果显而易见。排污权交易推行的一年后,2008年,嘉兴市区空气优良天数达95%,比上年增加36天。2009年嘉兴市环境质量公报也显示,全市劣Ⅴ类水比2007年下降了25%,氨氮、总磷等污染物指数均呈下降趋势。


以排污权交易制度为起点,嘉兴先后出台了《嘉兴市深化环境资源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的若干意见》、《嘉兴市环境资源要素指标量化管理办法》、《关于加强建设项目总量准入和事中事后监管的实施意见》等制度文件,全面建立环境资源要素配置体系。


同时,在全市印染、造纸、制革、化工、电镀、热电等六大重污染行业,共456家企业中,推行以“吨排污权指标税收贡献”为主要指标的排污权使用绩效评估机制,有力推动了重污染行业的污染总量减排和产业转型升级。


2015年,嘉兴又率先建立起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基本账户管理系统,将全部交易企业纳入基本账户。基本账户在全面摸清企业污染物排放量,掌握全市环境资源家底的同时,也为排污总量设置了一道“天花板”。“基本账户的额度,只能减,不能增。”曹艳说,如果企业需要排污权,只能通过现有同类型企业实施污染减排后腾退解决。


创新带来改变。排污权交易制度及环境资源要素配置体系的建立健全,有效促进了环境资源流向低污染、低能耗、高附加值行业,嘉兴企业工艺装备和污染治理水平也普遍提高。如至2017年底,嘉兴全面完成10蒸吨/小时以下燃煤锅炉淘汰改造,累计淘汰改造燃煤锅炉5142台,有效改善了空气质量。


“十二五”期间,嘉兴全市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四项污染物排放量则分别削减18.49%、15.74%、21.40%和22.83%,超额完成国家下达的“十二五”减排目标任务。


一种意识 环境资源有限“有价”


2008年,南湖区创全国先例,举行首次排污权指标拍卖会。


新建年产7500万件移动互联终端精密零部件项目,化学需氧量40.2吨/年,氨氮3.7吨/年,金额424366.81元;年产800万米安全气囊布项目,化学需氧量19.875吨/年,氨氮1.9875吨/年,金额196762.50元……


打开嘉兴环保局网站,一条条排污权交易公示信息,与一项项重点项目一一对应。所谓排污权就是这些公示信息中,每个项目所对应的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指标数量,不仅有总量,而且有时限。


现在,不管是新建企业项目,还是企业酝酿增加产能、扩大生产,都必须首先购买相应的排污权。“排污权就像企业生产的‘准生证’。”曹艳说,在严控排污总量的当下,一旦排污总量触及红线,企业势必面临停产的后果。


有偿使用排污权推行之初,不少企业视购买排污权为成本负担。排污权交易制度推行后,不少企业发现,排污权变成了企业资产的一部分。“不仅像企业土地房产一样可流通、可交易,成为企业可支配的财富,而且,倒逼企业从被动应付到主动履行治污减排责任。”


嘉兴市南湖区一企业环保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在企业增加生产量会严格核算污染排放,希望投产更环保的工艺,减少污染排放,“这种环境资源有价的意识,是开展排污权交易制度之后才更加强烈的。”


“生态资源是有限的,生态资源是有价的,造成污染排放就是在使用生态资源,应该付出经济成本。”嘉兴市环保局有关负责人说,排污权交易制度让环保资源有价的意识在企业扎根,节能减排成为企业的自觉行动。


一组数据给出了有力证明。2009年上半年,嘉兴全市开展中水回用项目40多个,减少COD排放638.6吨;通过加强管网建设提高7家污水处理厂的污水收集率,新增COD削减量3240.9吨;实施9家热电企业脱硫工程和1家非电企业锅炉脱硫工程建设,新增二氧化硫削减量5802.5吨。


原嘉兴市排污权储备交易中心大厅。


记者也从嘉兴市环保局了解到,自2007年9月在全国率先建立排污权交易制度,实行总量控制型的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以来,截至2018年8月底,嘉兴排污权有偿使用及交易累计金额达19.18亿元,约占全省四分之一。这些筹集的资金多数用于污染防治、减排设施、治污工程建设,为全市环境质量的改善提供资金保障。


近年来,排污权交易制度的领域和内容也在不断深化。嘉兴先后实行排污权抵押贷款机制、排污权公开竞价方式等。截至目前,全市累计完成排污权抵押贷款282次,发放排污权贷款金额23.80亿元,有效缓解了中小企业资金短缺压力。


嘉兴市环保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嘉兴创新建立排污权交易制度,促进了全市环境管理工作,在目标上由“浓度控制”向“总量控制”的转变,在过程上由“末端治理”向“源头控制”的转变,在方式上由执法监管“一手硬”向执法监管和宏观调控“两手硬”转变。


“我们将持续健全和完善包括排污权交易制度在内的环境资源配置体系,坚决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为加快建设蓝天常在、绿水常流、鱼翔浅底、繁星闪烁的美丽嘉兴而努力。”该负责人说。


来源:浙里嘉兴

编辑:范晓毓

©嘉兴市广电传媒有限公司 浙B2-20080098-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103016

澳门在线赌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