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跨越世纪的“兄弟情”】他想找58年未见的他 找到了吗?
发布时间:2019-03-14

秀洲区新塍镇有个老兵,给我们写了一封信,希望我们帮他找一个老战友,这个老战友,和他分别已经58年了。能不能找到呢?我们一起来看。 



1958年12月,19岁的单云龙,从秀洲区新塍镇入伍,来到了舟山某陆军炮连。跟他一起去当兵的,有个从我嘉兴嘉善县出去的兵,叫做符伟其。



单云龙(80岁):那个时候符伟其他跟我分配在一个连,是85炮连。


85炮连,就是85毫米口径的火炮连队。入伍训练结束后,单云龙被调到师部,去学习战备坑道的打法。1959年6月,单云龙分到营里,做了一名员。



单云龙(80岁):报到了以后,符伟其他也抽上来了,符伟其抽上来做什么,他们嘉善三个都会做木匠的,坑道里面这个轨道,他要修理的,轨道坏了,他们三个要去修理的,五连坏了到五连,六连坏了到六连,那么我跟我们的营长到各个连队去检查他们的进度。


打坑道,就会产生碎石渣,所以就要用车子,把碎石渣拉出坑道。符伟其的任务,就是负责修理木头轨道。有个星期天,部队里面来了一个拍照片的人,符伟其就叫单云龙一起拍了这张彩色照片。左边是符伟其,右边是单云龙。



单云龙(80岁):他(照相)来了以后,他(符伟其)说单云龙这里可以照相,我说可以,你要照吗,照就跟我一起照,所以说在营部的营房门口照了这个相。


打坑道的任务结束后,单云龙留在营部当上司,上司就是部队里面负责买菜的伙头军。符伟其回到原来的炮连,继续打他的火炮。1961年9月,他们两个一同退伍了,单云龙回到了新塍,符伟其回到了嘉善,从此各奔东西,再没有来往过。


单云龙(80岁):没有丝毫的音讯,电话也没有一个。


这么多年,单云龙一直想念着这位老战友。


单云龙(80岁):我们都是接近80的人了,人年纪大了,免不了都要想见见我们共同战斗在一起,工作在一起的老战友,那么想来想去,只有他(符伟其)能够托你们电视台,想办法帮助找一下最好,找到了以后,我可以约他过来参加我们的聚会。


“嘉兴小新”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不得篡改标题与文章内容,不得裁剪图片与水印,否则视为侵权。



虽然符伟其就在嘉善,但想一下子找到他,也不是一件省力的事。我们托嘉善县义工金盛帮忙寻找。金盛先去问了当地的退役军人事务局,很遗憾,没有查到符伟其的名字。然后他就发了朋友圈,碰巧,西塘有个村干部认识符伟其。


嘉兴优秀义工  金盛:这个老伯伯他好像听说过,因为这个老伯伯他没有手机,也没有联系方式,就给了我一个他们村里面村干部的电话号码,好了以后再找到的,然后一问真的是的。当兵的地方也对得上,年龄也对得上,那肯定是了。


前两天,我们带着单云龙,赶到了西塘镇下甸庙村,村干部带我们来到符伟其家。



符伟其告诉单云龙,他退伍后,就从嘉善县城,下放到了西塘农村,最后就在农村落了户。






符伟其(80岁):我退伍以后2年后下放了,到农村里去了,下放农村了,后来单位不待,待在农村里,怎么办,老战友不通信了。留在农村里了,留在农村里,后来到外面去打临时工。


多年不见,模仿当年的样子,两个老兵在家门口又拍了一张照片。两人约定,有机会新塍再见面。



符伟其(80岁):身体不行了,身体不行了,走不动了。我开过两次刀了,肠子里开过两次刀了。我们是残烛之年了。见见面,我蛮高兴了,但是有机会走得动,身体好的,我们再来见见面,我到你新塍来找你。

来源:嘉兴小新

编辑:蒋妍


©嘉兴市广电传媒有限公司 浙B2-20080098-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103016

澳门在线赌博网站